BIBLIOTECA NACIONAL NATIONAL LIBRARY OF PORTUGAL
OS PORTUGUESES E O ORIENTE (1840-1940)
Thai
Sobre a exposição About the exhibition
Sião China Japão

简 介

1498 年瓦斯科·达伽马率船队远征,葡萄牙人抵达亚洲。这对西方与东方之间的相互发现具有重要意义。此前相互隔绝的两个文明世界对世界的认识迥异,它们之间的接触既不容易,也不太平。葡萄牙成功巩固了在印度、暹罗、马来半岛、印尼群岛、澳门和日本的据点,在近一个世纪里控制着印度洋的主要商路。之后,随着其他欧洲竞争者(如荷兰人、法国人和英国人)的到来,葡萄牙的霸权逐渐衰落。面对其他西方国家的频繁进攻以及与穆斯林国家之间不得不进行的无休止的征战,葡萄牙人接二连三地丢弃阵地,重新收缩至大西洋。在那里,他们拥有巴西、非洲西海岸的重要地区和大西洋群岛。到 17 世纪末,强盛一时的葡萄牙帝国在亚洲的领地 已缩减至 帝汶、弗洛勒斯、澳门以及果阿、达芒和第乌等印度城邦。尽管如此,数以千计的葡萄牙人继续前往亚洲游历,在那里从事商业和宗教活动、定居并与当地人共结连理。

欧洲于 19 世纪初跨入工业化时代,对市场的需求使西方列强给亚洲各国造成了巨大压力,而这些亚洲国家对开放其边界、同西方世界打交道仍有所保留。中国、日本和暹罗当时都受到这样那样的威胁。 如果 拒绝开放,要么眼睁睁地看着国土遭受外国军队的入侵(如中国),要么被迫接受割让领土(如暹罗)。这些国家的人民在生活方式、精神状态、经济和政治结构等方面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剧变。西方化还带来了新的科技和思想参照系,从此给亚洲各国人民的政治命运打上了烙印。但“西方”并不仅仅是侵略亚洲或不尊重其令人惊叹的古老文明的代名词。这些高度精神化的社会所具有的典雅之美、异域风情、大智大慧和精细考究都使很多欧洲人折服。正如本目录所清楚展示的那样,与亚太和远东地区的交往促使西方人慢慢改变了对其他文化的态度。 19 世纪末的崇日主义、对东方精神源泉与日俱增的兴趣以及对这些社会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特性的承认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使殖民主义意识形态望而却步。

需要指出的是,与其他西方国家不同,葡萄牙拒绝参加欧洲对中国的历次军事侵略;它与暹罗也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 1893 年法国发出最后通牒时还奋起保卫过暹罗的合法领地;至于日本,终明治、昭和之世,葡萄牙对其文化始终抱有极强的好奇心,只是自 1937 年起及之后的二战期间才因日军侵华的野蛮行径和占领葡属帝汶而受到影响。

本目录收录了 1840 年至 1940 年间葡萄牙旅行者、外交官、记者、军人和商人对暹罗、中国和日本三国见闻的记述,为建立该时期此类题材作家和作品的文献目录作出了贡献。这些鲜为人知或不为广大研究者和普通大众所了解的著述引领着对一个并不遥远的时代的研究,当时欧洲自以为是全球主宰。有必要向中国读者说明的是,关于中国的记述远不止这本薄薄的目录所收载的。遗憾的是,葡萄牙历史文献目录学的视野一直局限在澳门这极特殊的个例上, 19 至 20 世纪葡萄牙与亚洲诸国的关系仍有待辛勤挖掘和耕耘。

本目录分为两部分:一为葡萄牙专家的研究著述,一为包括所收录著作内容梗概的图书目录。

米格尔·卡斯特罗—布兰科

葡萄牙国家图书馆科学文化活动部部长

展览会总监兼《目录》协调人

(涤润译)

 
 
Créditos do site